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巍巍华夏泱泱大国。酒文化博大精深。各地又有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饮 酒 想 起 诗, 赋 诗 想 起 酒。 酒 与 诗 好 象 是 孪 生 兄 弟, 结 下 了 不 解 之 缘。 《诗 经》 是 我 国 最 早 的 一 部 诗 歌 总 集, 我 们 从 中 闻 到 浓 冽 的 酒 香。

  饮 酒 是 乐 事, 但 由 于 受 到 生 产 力 的 制 约, 酿 造 一 点 酒 并 不 容 易。 所 以 有 了 一 点 酒, 往 往 想 到 我 们 的 祖 先, 用 作 祭 祖 之 用, 与 神 灵 共 享。

  一 边 饮 酒, 一 边 做 游 戏, 这 是 宫 廷 宴 会 最 为 常 见 的。 他 们 投 壶 发 矢, 以 决 胜 负。 《行 苇》 中 对 此 类 多 有 描 写: “敦 弓 既 坚, 四 (金候) 既 钧。 舍 矢 既 均, 序 宾 以 贤。” 胜 负 既 定, 欢 呼 声 起, 于 是 以 大 斗 酌 酒, 互 相 碰 杯, 祈 祷 福 禄。 即 使 祭 祀, 也 只 是 徒 具 仪 式, 实 际 上 是 让 美 酒 灌 满 自 己 的 皮 囊。

  

  酒 是 美 妙 的 东 西, 有 了 它, 不 仅 要 与 神 灵 “共 享”, 而 且 用 以 招 待 客 人。 中 华 民 族 是 个 好 客 的 民 族。 有 亲 朋 来 访, 都 要 以 美 酒 待 客, 一 者 是 主 人 体 面, 二 者 也 增 加 欢 趣。

  到 了 汉 末, 天 下 动 乱, 连 年 争 战, “铠 甲 生 虮 虱, 万 姓 以 死 亡。 白 骨 展 于 野, 千 里 无 鸡 鸣。” 人 们 的 生 命, 朝 不 保 夕, 故 感 慨 良 多。 把 酒 临 江, 横 槊 赋 诗 的 曹 孟 德, 是 个 具 有 雄 才 大 略 的 人, 他 希 望 平 定 各 地 的 割 据 势 力, 统 一 河 山, 使 天 下 出 现 大 治, 就 可 无 优 无 虑 痛 饮 两 杯。 “对 酒 歌, 太 平 时, 吏 不 呼 门。 王 者 贤 且 明, 宰 相 股 肱 皆 忠 良。” (《对 酒》) 人 们 讲 究 文 明, 讲 究 礼 节。 互 敬 互 让, 尊 老 爱 幼, 路 不 拾 遗, 无 所 争 讼。 国 家 的 法 度, 公 正 无 私, 判 刑 合 理, 官 吏 爱 民 如 子。 老 天 爷 体 察 善 良 的 百 姓, 风 调 雨 顺, 仓 廪 满 盈。 他 一 边 饮 酒 一 边 驰 骋 想 象, 为 我 们 勾 勒 出 一 个 人 间 乐 园, 可 说 是 开 了 “桃 花 源” 理 想 世 界 的 先 河。 然 而 理 想 终 归 是 理 想, 醉 意 过 后, 回 眸 人 间, 一 片 混 乱。 以 有 限 的 生 命, 去 追 求 遥 遥 无 期 的 目 标, 其 难 无 异 登 天。 于 是 深 颓 力 不 从 心, 悲 从 中 来,这 一 杯 酒, 味 道 可 就 完 全 不 同 了!

  不 想 则 已, 愈 想 愈 悲 伤, 愈 想 愈 苦 恼。 “惟 有 杜 康”, 可 以 解 忧。 于 是 接 着 痛 饮, 想 从 醉 中 解 脱。 现 实 与 理 想 的 矛 盾, 有 限 与 无 限 的 矛 盾, 生 命 与 死 亡 的 矛 盾, 都 融 化 在 这 杯 酒 中。 他 那 悲 凉 慷 慨 的 歌 声, 震 憾 千 古, 差 不 多 引 起 后 世 酒 徒 的 一 致 共 呜, 而 以 “杜 康” 为 酒 的 代 称, 也 就 从 他 这 时 正 式 开 始。

  因 为 饮 酒 的 人 多, 所 以 便 出 了 许 多 著 名 的 酒 徒。 杜 甫 的 《八 仙 歌》 就 写 了 贺 知 章、 李 白、 张 旭 等 这 些 著 名 的 “酒 徒”。

  世 人 往 往 把 狂 饮 烂 醉 的 人 称 为 “酒 鬼”, 椰 揄 讥 笑, 贬 之 又 贬。 但 唐 诗 中 好 象 找 不 到 “酒 鬼” 这 个 词, 或 称 “酒 徒”, 或 称 “酒 友”, 或 称 “饮 者”。 杜 甫 则 称 他 们 为 “仙”。 “仙” 与 “鬼” 虽 然 都 是 乌 有 之 物, 但 “仙”、 “鬼” 之 别, 一 在 天 上, 一 在 地 府, 相 差 不 是 一 个 档 次。 狂 醉 的 人, 也 不 认 为 自 己 是 “酒 鬼”, 李 白 便 自 称 “酒 中 仙”。 在 当 时, 你 不 能 经 商 赚 钱, 不 能 一 举 成 名, 都 不 会 有 人 笑 话 你, 若 不 能 饮 酒, 则 受 到 亲 友 的 “奚 落”。 饮 酒 是 做 人 的 基 本 功, 万 万 缺 少 不 得。

  唐 代 诗 人 虽 然 对 魏 晋 文 土 的 诗 酒 生 涯 不 乏 赞 叹, 不 乏 仰 幕 之 情, 但 唐 代 的 诗 酒 基 调 与 魏 晋 不 同, 有 着 明 显 的 分 野。

  魏 晋 文 人, 处 在 政 治 动 荡 的 社 会, 朝 不 保 夕, 心 中 充 满 忧 伤 和 恐 惧, 饮 酒 是 为 了 消 忧, 逃 避 现 实, 无 法 谱 出 昂 扬 的 情 调。 而 唐 代 的 诗 人, 生 于 政 治 较 为 开 明 之 世, 社 会 处 在 上 升 发 展 阶 段, 故 有 一 股 朝 气, 回 荡 于 诗 中。 诗 情 豪 迈, 酒 情 热 烈, 如 奏 黄 钟 大 吕, 有 宏 亮 激 越 之 音。

  同 是 以 饮 酒 为 乐, 魏 晋 文 人 能 唱 得 出 这 种 声 音 吗?

  一 杯 热 热 烈 烈 的 酒, 不 仅 洗 尽 前 人 的 哀 愁 和 颓 废 的 色 彩, 而 且 是 开 后 世 豪 迈 诗 派 的 先 声。 我 们 清 楚 地 看 到, 唐 代 对 于 魏 晋 文 人 的 诗 酒 生 涯, 不 是 盲 目 模 仿, 亦 步 亦 趋, 而 是 让 他 们 溶 化 在 自 己 的 酒 色 酒 香 之 中, 增 添 自 身 的 韵 味。

  唐 代 的 诗 人, 在 歌 唱 前 代 酒 星 的 同 时, 也 树 立 当 朝 的 酒 星 的 形 象。 杜 甫 的 《八 仙 歌》 在 这 方 面 开 了 个 好 头。 这 八 颗 酒 星, 有 的 闪 过 之 后, 随 即 陨 灭, 有 的 永 驻 天 国, 光 耀 万 古。 后 者 如 李 白 即 是。 他 是 唐 代 诗 人 突 出 的 代 表, 也 是 唐 代 酒 徒 的 突 出 代 表。 他 的 诗 酒 生 涯, 令 人 有 “前 不 见 古 人, 后 不 见 来 者” 之 叹。

  唐 代 的 酒 业 到 了 鼎 盛 时 期, 唐 代 的 诗 歌 创 作 也 达 到 高 峰。 酒 与 诗, 这 两 者 之 间, 到 底 存 在 一 种 什 么 关 系? 简 而 言 之, 相 得 益 彰。

  在 唐 代 许 多 诗 人 的 心 目 中, 人 生 的 最 大 快 乐, 不 是 封 侯 拜 相, 不 是 拥 有 金 山 银 海, 不 是 得 道 成 仙, 而 是 有 诗 与 酒 的 享 受。

  酒 与 诗 是 双 美, 缺 一 不 可。 只 会 端 起 杯 来 傻 喝 狂 醉, 那 一 点 诗 意 也 没 有。 当 然 酒 与 诗 的 “分 工” 又 不 同。 “取 兴 或 奇 酒, 放 情 不 过 诗。” (白 居 易 《移 家 入 新 宅》) 高 高 兴 兴 地 饮 酒, 诗 也 就 流 出 来 了。 酒 象 是 魔 术 师 手 中 那 根 棍 子, 它 任 意 指 挥, 诗 人 的 情 思 就 随 它 而 动。 “酒肠 堆 曲 蘖, 诗 思 绕 乾 坤。” (杨 乘 《南 徐 春 日 怀 古》) 酒 进 入 肠 子 以 后, 在 里 面 七 弯 八 拐, 左 飞 右 旋。 “绕” 着 石 头, 石 头 会 走 路; “ 绕 ” 着 草 木, 草 木 会 说 话。 山 起 舞, 河 歌 唱, 天 地 万 物, 全 都 灵 气 浮 动, 无 不 象 醉 了 一 般。 诗 就 象 打 开 的 水 龙 头, 哗 哗 啦 啦 地 直 往 外 流。 “李 白 一 斗 诗 百 篇”。 酒 的 消 耗 与 诗 的 产 量 成 正 比。 李 白 的 诗, 是 一 篇 篇 “醉” 出 来 的, 酒 气 熏 天, 酒 香 遍 地。 酒 像 诗 的 触 发 剂, 没 有 它 的 投 入, 诗 的 产 生 形 成 就 无 从 谈 起。 你 听, 李 白 是 这 么 说 的:

  这 不 是 李 白 一 人 如 此, 其 他 的 诗 人, 差 不 多 也 是 这 样。 他 们 一 边 作 诗, 一 边 饮 酒; 一 边 饮 酒, 一 边 作 诗。 酒 渗 到 诗 里 去, 诗 融 人 酒 中 来, 真 是 难 分 难 解。 “酒 里 诗 中 三 十 年, 纵 横 唐 突 世 喧 喧。” (段 成 式 《哭 李 群 玉》) 人 的 一 生 就 这 么 度 过。 当 时 的 社 会 风 气, 不 会 作 官, 不 会 发 财, 没 人 取 笑; 而 不 会 饮 酒, 不 会 作 诗, 则 视 为 无 能。 许 多 人 都 以 诗 酒 自 豪, 贫 不 为 耻。 当 官 的 死 了 以 后, 骨 埋 山 丘, 尘 随 风 去, 再 没 人 理 会, 而 诗 酒 之 徒, 却 为 人 津 津 乐 道。

  人 类 最 初 的 饮 酒 行 为 虽 然 还 不 能 够 称 之 为 饮 酒 养 生, 但 却 与 养 生 保 健、 防 病 治 病 有 着 密 切 的 联 系。 学 者 一 般 认 为, 最 初 的 酒 是 人 类 采 集 的 野 生 水 果 在 剩 余 的 时 候, 得 到 适 宜 条 件, 自 然 发 酵 而 成。 由 于 许 多 野 生 水 果 是 具 有 药 用 价 值 的, 所 以 最 初 的 酒 可 以 称 得 上 是 天 然 的 “药 酒”, 它 自 然 对 人 体 健 康 有 一 定 的 保 护 和 促 进 作 用。 当 然, 这 时 人 类 虽 然 从 饮 酒 得 到 了 养 生 的 好 处, 但 他 们 可 能 并 没 有 明 确 的 养 生 目 的。

  酒 有 多 种, 其 性 味 功 效 大 同 小 异。 一 般 而 论, 酒 性 温 而 味 辛, 温 者 能 祛 寒、 疏 导, 辛 者 能 发 散、 疏 导, 所 以 酒 能 疏 通 经 脉、 行 气 和 血、 蠲 痹 散 结、 温 阳 祛 寒, 能 疏 肝 解 郁、 宣 情 畅 意; 又 酒 为 谷 物 酿 造 之 精 华, 故 还 能 补 益 肠 胃。 此 外, 酒 能 杀 虫 驱 邪、 辟 恶 逐 秽。 《博 物 志》 有 一 段 记 载: 王 肃、 张 衡、 马 均 三 人 冒 雾 晨 行。 一 人 饮 酒, 一 人 饮 食, 一 人 空 腹; 空 腹 者 死, 饱 食 者 病, 饮 酒 者 健。 作 者 认 为, 这 表 明 “酒 势 辟 恶, 胜 于 作 食 之 效 也。”

  酒 与 药 物 的 结 合 是 饮 酒 养 生 的 一 大 进 步。 酒 之 于 药 主 要 有 三 个 方 面 的 作 用: 1. 酒 可 以 行 药 势。 古 人 谓 “酒 为 诸 药 之 长”。 酒 可 以 便 药 力 外 达 于 表 而 上 至 于 颠, 使 理 气 行 血 药 物 的 作 用 得 到 较 好 的 发 挥, 也 能 使 滋 补 药 物 补 而 不 滞。 2. 酒 有 助 于 药 物 有 效 成 分 的 析 出。 酒 是 一 种 良 好 的 有 机 溶 媒, 大 部 分 水 溶 性 物 质 及 水 不 能 溶 解、 需 用 非 极 性 溶 媒 溶 解 的 某 些 物 质, 均 可 溶 于 酒 精 之 中。 中 药 的 多 种 成 分 都 易 于 熔 解 于 酒 精 之 中。 酒 精 还 有 良 好 的 通 透 性, 能 够 较 容 易 地 进 入 药 材 组 织 细 胞 中, 发 挥 溶 解 作 用, 促 进 置 换 和 扩 散, 有 利 于 提 高 浸 出 速 度 和 浸 出 效 果。 3. 酒 还 有 防 腐 作 用。 一 般 药 酒 都 能 保 存 数 月 甚 至 数 年 时 间 而 不 变 质, 这 就 给 饮 酒 养 生 者 以 极 大 的 便 利。

  药 酒 的 常 用 制 备 方 法 主 要 有 冷 浸 法、 热 浸 法、 渗 漉 法 及 酿 制 法。

  1. 冷 浸 法: 将 药 材 切 碎, 炮 制 后, 置 瓷 坛 或 其 它 适 宜 的 容 器 中, 加 规 定 量 白 酒, 密 封 浸 渍, 每 日 搅 拌 1~2 次, 一 周 后, 每 周 搅 拌 1 次; 共 浸 渍 30 天, 取 上 清 液, 压 榨 药 渣, 榨 出 液 与 上 清 液 合 并, 加 适 量 糖 或 蜂 蜜, 搅 拌 溶 解, 密 封, 静 置 14 日 以 上, 滤 清, 灌 装 即 得。

  2. 热 浸 法: 取 药 材 饮 片, 用 布 包 裹, 吊 悬 于 容 器 的 上 部, 加 白 酒 至 完 全 浸 没 包 裹 之 上; 加 盖, 将 容 器 浸 人 水 液 中, 文 火 缓 缓 加 热, 温 浸 3~7 昼 夜, 取 出, 静 置 过 夜, 取 上 清 液, 药 渣 压 榨, 榨 出 液 与 上 清 液 合 并, 加 冰 搪 或 蜂 蜜 溶 解 静 置 至 少 2 天 以 上, 滤 清, 灌 装 即 得。 此 法 称 为 悬 浸 法。 此 法 后 来 改 革 为 隔 水 加 热 至 沸 后, 立 即 取 出, 倾 人 缸 中, 加 搪 或 蜂 蜜 溶 解, 封 缸 密 闭, 浸 渍 30 天, 收 取 澄 清 液, 与 药 渣 压 榨 液 合 并, 静 置 适 宜 时 间 后, 滤 清, 灌 装 即 得。

  3. 渗 漉 法: 将 药 材 碎 成 粗 粉, 放 在 有 盖 容 器 内, 再 加 入 药 材 粗 粉 量 60~70% 的 浸 出 溶 媒 均 匀 湿 润 后, 密 闭, 放 置 15 分 钟 至 数 小 时, 使 药 材 充 分 膨 胀 后 备 用。 另 取 脱 脂 棉 一 团, 用 浸 出 液 湿 润 后, 轻 轻 垫 铺 在 渗 漉 筒 (一 种 圆 柱 型 或 圆 锥 型 漏 斗, 底 部 有 流 出 口, 以 活 塞 控 制 液 体 流 出) 的 底 部, 然 后 将 已 湿 润 膨 胀 的 药 粉 分 次 装 人 渗 漉 筒 中, 每 次 投 入 后, 均 要 压 平。 装 完 后, 用 滤 纸 或 纱 布 将 上 面 覆 盖。 向 渗 漉 筒 中 缓 缓 加 入 溶 媒 时, 应 先 打 开 渗 漉 筒 流 出 口 的 活 塞, 排 除 筒 内 剩 余 空 气, 待 溶 液 自 出 口 流 出 时, 关 闭 活 塞。 继 续 添 加 熔 媒 至 高 出 药 粉 数 厘 米, 加 盖 放 置 24~48 小 时, 使 溶 媒 充 分 渗 透 扩 散。 然 后 打 开 活 塞, 使 漉 液 缓 缓 流 出。 如 果 要 提 高 漉 液 的 浓 度, 也 可 以 将 初 次 漉 液 再 次 用 作 新 药 粉 的 溶 媒 进 行 第 二 次 或 多 次 渗 漉。 收 集 渗 漉 液, 静 置, 滤 清, 灌 装 即 得。

  4. 酿 制 法: 即 以 药 材 为 酿 酒 原 料, 加 曲 酿 造 药 酒。 如 《千 金 翼 方》 记 载 的 白 术 酒、 拘 杞 酒 等, 都 是 用 此 方 法 酿 造。 不 过, 由 于 此 法 制 作 难 度 较 大, 步 骤 繁 复, 现 在 一 般 家 庭 较 少 选 用。

  1. 饮 量 适 度: 这 一 点 是 至 关 重 要 的。 古 今 关 于 饮 酒 害 利 之 所 以 有 较 多 的 争 议, 问 题 的 关 键 即 在 于 饮 量 的 多 少。 少 饮 有 益, 多 饮 有 害。 宋 代 邵 雍 诗 日: “人 不 善 饮 酒, 唯 喜 饮 之 多; 人 或 善 饮 酒, 难 喜 饮 之 和。 饮 多 成 酪 酊, 酪 酊 身 遂 疴; 饮 和 成 醺 酣, 醺 酣 颜 遂 酡。” 这 里 的 “和” 即 是 适 度。 无 太 过, 亦 无 不 及。 太 过 伤 损 身 体, 不 及 等 于 无 饮, 起 不 到 养 生 作 用。

  2. 饮 酒 时 间: 一 般 认 为, 酒 不 可 夜 饮。 《本 草 纲 目》 有 载: 人 知 戒 早 饮, 而 不 知 夜 饮 更 甚。 既 醉 且 饱, 睡 而 就 枕, 热 拥 伤 心 伤 目。 夜 气 收 敛, 酒 以 发 之, 乱 其 清 明, 劳 其 脾 胃, 停 湿 生 疮, 动 火 助 欲, 因 而 致 病 者 多 矣。 由 些 可 见, 之 所 以 戒 夜 饮, 主 要 因 为 夜 气 收 敛, 一 方 面 所 饮 之 酒 不 能 发 散, 热 壅 于 里, 有 伤 心 伤 目 之 弊; 另 一 方 面 酒 本 为 发 散 走 窜 之 物, 又 扰 乱 夜 间 人 气 的 收 敛 和 平 静, 伤 人 之 和。 此 外, 在 关 于 饮 酒 的 节 令 问 题 上, 也 存 在 两 种 不 同 看 法。 一 些 人 从 季 节 温 度 高 低 而 论, 认 为 冬 季 严 寒, 宜 于 饮 酒, 以 温 阳 散 寒。

  3. 饮 酒 温 度: 在 这 个 问 题 上, 一 些 人 主 张 冷 饮, 而 也 有 一 些 人 主 张 温 饮。 主 张 冷 饮 的 人 认 为, 酒 性 本 热, 如 果 热 饮, 其 热 更 甚, 易 于 损 胃。 如 果 冷 饮, 则 以 冷 制 热, 无 过 热 之 害。 元 代 医 学 家 朱 震 亨 说: 酒 “理 直 冷 饮, 有 三 益 焉。 过 于 肺 入 于 胃, 然 后 微 温, 肺 先 得 温 中 之 寒, 可 以 补 气; 次 得 寒 中 之 温, 可 以 养 胃。 冷 酒 行 迟, 传 化 以 渐, 人 不 得 恣 饮 也。” 但 清 人 徐 文 弼 则 提 倡 温 饮, 他 说 酒 “最 宜 温 服”, “热 饮 伤 肺”、 “冷 饮 伤 脾”。 比 较 折 中 的 观 点 是 酒 虽 可 温 饮, 但 不 要 热 饮。 至 于 冷 饮 温 饮 何 者 适 宜, 这 可 随 个 体 情 况 的 不 同 而 有 所 区 别 对 待。

  4, 辨 证 选 酒: 根 据 中 医 理 论, 饮 酒 养 生 较 适 宜 于 年 老 者、 气 血 运 行 迟 缓 者、 阳 气 不 振 者, 以 及 体 内 有 寒 气、 有 痹 阻、 有 瘀 滞 者。 这 是 就 单 纯 的 酒 而 言, 不 是 指 药 酒。 药 酒 随 所 用 药 物 的 不 同 而 具 有 不 同 的 性 能, 用 补 者 有 补 血、 滋 阴、 温 阳、 益 气 的 不 同, 用 攻 者 有 化 痰、 燥 湿、 理 气、 行 血、 消 积 等 的 区 别, 因 而 不 可 一 概 用 之。 体 虚 者 用 补 酒, 血 脉 不 通 者 则 用 行 气 活 血 通 络 的 药 酒; 有 寒 者 用 酒 宜 温, 而 有 热 者 用 酒 宜 清。 有 意 行 药 酒 养 生 者 最 好 在 医 生 的 指 导 下 作 选 择。

  5. 坚 持 饮 用: 任 何 养 身 方 法 的 实 践 都 要 持 之 以 恒, 久 之 乃 可 受 益, 饮 酒 养 生 亦 然。 古 人 认 为 坚 持 饮 酒 才 可 以 使 酒 气 相 接。 唐 代 大 医 学 家 孙 思 貌 说: “凡 服 药 酒, 欲 得 使 酒 气 相 接, 无 得 断 绝, 绝 则 不 得 药 力。 多 少 皆 以 和 为 度, 不 可 令 醉 及 吐, 则 大 损 人 也。” 当 然, 孙 思 貌 只 年 累 月、 坚 持 终 生 地 饮 用, 他 可 能 是 指 在 一 段 时 间 里 要 持 之 以 恒。

  长生固本酒、 养生酒、 读书丸浸酒、 五精酒、 十全大补酒、 百益长春酒、 大补药酒、 状元红酒、 参茸酒、 仙灵脾酒、 枸杞酒、 周公百岁酒、 何首乌回春酒、 五加皮酒、 黄精酒、 菊花酒、 参苓白术酒、 茯苓酒、 首乌金樱酒、 定志酒、 养荣酒。

  餐饮礼仪问题可谓源远流长。据文献记载可知,至少在周代,饮食礼仪已形成一套相当完善的制度,特别是经曾任鲁国祭酒的孔子的称赞推崇而成为历朝历代表现大国之貌、礼仪之邦、文明之所的重要方面。

  作为汉族传统的古代宴饮礼仪,自有一套程序:主人折柬相邀,临时迎客于门外。宾客到时,互致问候,引入客厅小坐,敬以茶点。客齐后导客入席,以左为上,视为首席,相对首座为二座,首座之下为三座,二座之下为四座。客人坐定,由主人敬酒让菜,客人以礼相谢。席间斟酒上菜也有一定的讲究:应先敬长者和主宾,最后才是主人。宴饮结束,引导客人入客厅小坐,上茶,直到辞别。这种传统宴饮礼仪在我国大部分地区保留完整,如山东、香港及台湾,许多影视作品中多有体现。

  清代受西餐传入的影响,一些西餐礼仪也被引进。如分菜、上汤、进酒等方式也因合理卫生的食法被引入中餐礼仪中。中西餐饮食文化的交流,使得餐饮礼仪更加科学合理。

  现代较为流行的中餐宴饮礼仪是在继续传统与参考国外礼仪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其座次借西方宴会以右为上的法则,第一主宾就坐于主人右侧,第二主宾在主人左侧或第一主宾右侧,变通处理,斟酒上菜由宾客右侧进行,先主宾,后主人,先女宾,后男宾。酒斟八分,不可过满。上菜顺序依然保持传统,先冷后热。热菜应从主宾对面席位的左侧上;上单份菜或配菜席点和小吃先宾后主,上全鸡、全鸭、全鱼等整形菜,不能头尾朝向正主位。这些程序不仅可以使整个宴饮过程和谐有序,更使主客身份和情感得以体现和交流。因此,餐桌之上的礼仪可使宴饮活动圆满周全,使主客双方的修养得到全面展示。

  人们总是以为,家居讲的只是装饰、家具等家居的元素而已。其实,我们的家就是我们的生活,家居包括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家居的改变缘于生活态度与观念的转变,体现国人素质。同样,餐桌上的礼仪也能体现出个人的素质与品位。而且中国人一定要对中国人繁杂的餐桌礼仪了解一二,才能不愧对我们数千年的历史与文明,才不至于贻笑大方。

  餐桌礼仪在中国人的完整生活秩序中占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他们认为,用餐不单是满足基本生理需要的方法———也是头等重要的社交经验。为此,掌握某些中式餐饮规则的知识便显得特别重要了,无论你是主人,抑或只是一位客人,都必须掌握一些规则。

  圆形餐桌颇受欢迎。因为可以坐更多人,而且大家可以面对面坐,一家之主的身份并不像西方长形餐桌上很清楚地通过他的座位而辨认。客人应该等候主人邀请才可坐下。主人必须注意不可叫客人坐在靠近上菜的座位。此为一大忌。

  必须等到所有人到齐才可以开始任何形式的进餐活动———即使有人迟到也要等。一旦大家就位,主人家便可以做开场白了。进餐期间,主人必须承担一个主动积极的角色———敦促客人尽情吃喝是完全合理的。

  一张典型中式餐桌看上去相当空,在西方人眼中尤甚。每张座位前可见放在盘上的一只碗;右面是一组筷子与汤匙,分别放在各自的座上。在正式场合上,会出现餐巾,主要放在膝上。

  在正式宴席上,菜式的吃法很像放映的幻灯片,每一次一道菜。令人惊讶的是,米饭不是与菜式同上,不过可以选择同吃。由于菜式各有特色,应该个别品尝,而且一次只从碗中吃一种,不是混合品尝。不可用盘子吃,只能用碗。骨头和壳类放在个别盘中。不干净的盘子必须经常用清洁盘子替换。

  除了汤之外,席上一切食物都用筷子。可能会提供刀叉,但身为中国人,最好用筷子。筷子是进餐的工具,因此千万不可玩弄筷子———把它们当鼓槌是非常失礼的做法,更不可以用筷子向人指指点点或打手势示意。当然,绝对不可吸吮筷子或把筷子插在米饭中,这是大忌———这正好像葬礼上的香烛,被认为是不吉利的。再有,不可用筷子在一碟菜里不停翻动,应该先用眼睛看准你想取的食物。当你用筷了去取一块食物时,尽量避免碰到其他食物。可能的话,用旁边的公筷和汤匙。吃完饭或取完食物后,将筷子放回筷子座。

  一席中式餐饮如果没有茶便称不上正式了。为此,尽可能贮存不同品种的茶是明智的做法,确保最精明的品味也照顾到。有关茶的问题,应该注意几件关键的事。座位最近茶壶的人应该负责为其他人和自己斟茶———斟茶的次序按照年岁,由最长者至最年青者,最后为自己斟。当人家为你斟茶时,礼节上应该用手指轻敲桌子,这样做是对斟茶者表示感谢和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