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遗址出土的古代晾堂、酒窑、炉灶、灰坑及路基

  古蜀文明是个说不完的话题,自古以来就以瑰丽神秘的特色和深厚的底蕴而受到世人的深究。那些历史典故,那些独具规模的遗址引人入胜,成为历代文人墨客笔下的传世经典。金沙、三星堆、明十陵、王建墓、水井坊等遗址的发现和出土让一段段历史被一一唤醒,重现了曾经的文明盛世和繁荣景象。有着600余年酿酒历史的水井坊遗址,更是再一次佐证了元、明、清时期蜀地中心的文明,让那些过往历史和五彩缤纷的传说变为触手可及的现实。

  近代的科学考古发掘工作让不少神秘的古蜀文明渐渐大白于天下,让那些缺失记载的历史得已重现。轰动世界的三星堆考古发现,出土的青铜雕像群以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独特的造型艺术魅力,使人们真实地看到了商周时期古蜀文明的灿烂和辉煌。成都商业街船棺葬和金沙遗址的惊人发现,又充分展现了三星堆之后古蜀国的社会生活面貌。在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进程中写下了神奇的一页,也在人类文明史谱写了新的重要篇章。

  天府之国成都最浓烈的生意味就聚集在东大街上,而锦江河畔的东大街在历史上也是繁华的区域。天南海北的生意人济济一堂,演绎着有如清明上河图般繁华的商业场景,密集的店铺、人来人往的酒肆,再现了当年社会繁荣昌盛的状况,这里也成为中国白酒文化的一个发源地。

  随着城市建设的快速发展和现代生活的日新月异,那些古老的街区正在消失,传统的民俗民风也在不知不觉间为新的时尚所取代。但悠久的历史文化传承是不应该淡忘的,它们不仅是这座西部名城的根脉之

  所在,更是天府之国真正的魅力之凝聚和体现。成都在古蜀文明方面有着说不完的话题,这对于每一个钟爱这片热土的文人学士和市民百姓来说都是一种自豪。

  水井坊作为始于元末,历经明清,600余年不间断生产的酒坊,同样是蜀地文人和百姓津津乐道的一个传奇。迄今为止全国乃至全世界经科学考古发掘的最全面、最完整、最古老、最具民族独创性的水井坊古代酿酒作坊遗址,也承载着600多年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将中国白酒的酒文化和酒文明再现眼前。

  遗址出土的古代晾堂、酒窑、炉灶、灰坑及路基、木柱、酿酒设备基座等,将自元代起的中国白酒文化一一重现,震撼人心。在出土的文物中,牛眼杯也再一次证明历史上品饮者的节制和儒雅之态,从而影射出始于那个时代的文明程度和文化境界。窖池是酿酒之本,水井坊老窖已有600年以上历史,窖泥中富含丰富的生香微生物,经过数百年的不断衍生、进化、纯化形成独特的水井坊菌种群体。水井坊历代酿酒师坚持酒尾淋壁、以糟养窖、以窖养糟、糟窖互养、窖泥滋润。以此经过反复发酵而培育出“窖香浓郁”的万年糟,赋予水井坊酒陈香飘逸,甘润幽雅的卓绝风味,不断延续的水井坊堪称锦官城的“活文物”,是对3000年成都历史和精神的传承,也是穿越历史,传承文明的最好体现。记者郑婷

  元末明初,成都府。地处东门之胜的水井街,一爿传统酒坊开业了,酒坊的主人精于酿酒技艺,拥有自己的酒铺是他毕生的心愿所聚,筹谋已久,几经奔波,终于开设了这家前店后坊式的酒作坊。

  从此酒坊自酿的美酒香遍府河、南河交汇一带无数大街小巷。经过几代酿酒名师的精心培育,水井街的好酒不仅名动成都府,更是远传出川西坝子,整日里大江南北前来沽酒的商贩络绎不绝。酒坊的规模日益壮大,从发掘出的遗址可以看出,当时的水井街酒坊已是行业龙头,规模之大,无人出其右。

  1998年于水井街发现的水井坊酒坊遗址,经考古发掘和科学论证:晾堂、酒窖、灰坑、炉灶、路基、木柱、蒸馏器基座历历在目。上起元末明初下至当今,延续600余年从未间断生产。同时出土的大量瓷器和陶器的残片,也是酒坊曾经兴盛的佐证。如此完整、精

  湛的酒坊震惊了白酒界、考古界和史学界,其学术价值堪称白酒界的“秦始皇兵马俑”。